理財資訊/ 銀行理財

中小銀行年底加大不良清收力度 個別款項逾期10年仍在努力追償

  • 來源:財聯社
  • 2019-12-10 16:48:14

進入四季度,不良貸款清收成為諸多中小銀行特別是農商行的主要工作。近日,多家銀行召開不良貸款清收專題會議,要求強化責任、果斷出擊、出大力氣清收不良貸款。

出席會議的除了行領導、相關部門及責任人員外,個別銀行甚至還邀請了當地縣政府、人大、政協、紀委監委、銀保監局、公安局、法院、稅務局等諸多部門出席。

從催收手段來看,與非銀機構相比,絕大部分銀行催收主要采取法治化方式,如外訪、電話信函溝通、張榜公示、起訴等,總體思路為“先內部化解、再借助外部力量”。

“中小銀行特別是農商行年底清收不良貸款既與經營情況有關,也與自身形象有關,”業內人士認為,除了加強風險管控力度,從全社會來看也應該加大社會信用建設的力度。

年底不良清收力度加大

近日全國多地至少包括沈丘農商行、洪江農商行、武當山農商行、新蔡農商行、阜城農商行、揭東農商行、紹興銀行等銀行召開了與不良貸款清收相關工作的會議。

如洪江農商行要求不良貸款余額前五名的放款責任人對新增不良貸款和存量不良貸款逐戶逐筆說明情況,并制定清收周計劃;沈丘農商行要求舉全行之力打好不良貸款清收處置“攻堅戰”,堅決遏制不良貸款反彈,采取有效措施,確保把不良貸款控制在計劃目標內;紹興銀行授信部與各分支行簽訂了《不良貸款處置目標責任狀》。

值得注意的,阜城農商行的會議由該縣縣長親自主持和部署方案,人大、政協、紀委監委、銀保監局、公安局、法院、檢察院等近40個部門出席;武當山農商行的會議由管委會副主任主持,金融局、稅務局、公安局、房管局等近10個部門出席。

不過,從不良貸款形成的原因來看,也并非完全因武當山農商行經營不善。武當山管委會副主任劉建平在會議上表示,在經濟下行期武當山農商行仍秉持“不抽貸”、“不斷貸”,對其目前出現的暫時困難和做出的犧牲奉獻表示完全理解。

“年底前大多數銀行都會加大對不良貸款的清收力度,一方面是為了年報更好看一點,另一方面也與很多農商行的貸款客戶以農戶為主有關,一般來說農戶年底有更多收入還帳,”一位農商行人士解釋。

先內部化解、后借助外力

梳理多家銀行不良貸款方案后發現,總體思路為“先內部化解、再借助外部力量”,手段仍比較常規,外訪、電話信函溝通、張榜公示、依法起訴等。

如沈丘農商行僅要求各支行部在總行統一指導下,定期對潛在風險客戶進行排查,并將不良貸款清收處置計劃和時間落實到位,加大清收考核力度,加快不良貸款清收處置進度,嚴控不良貸款新增;

洪江農商行提出不良壓降要“三力并發”:既要借助外力依靠政府、公安等幫助;也要強化員工內部施力,支行、客戶經理等要強化主人翁精神;還要巧借機關部室之力,監察室、風險部、信貸部等部門對匯報的內容進行記錄和分析,要提供相應的幫助,并履行各自的職能;

長子農商行則成立了一只專業化、流程化、技術化的不良貸款清收隊伍,清收方式主要有六種:一是外訪清收為主,直接施壓借款人和擔保人;二是電話催收為輔,提高清收效率;三是以信函催收“搭橋”,與客戶進行溝通;四是協助客戶以資抵債,暢通資產變現渠道;五是以張榜公示、清收風暴向老賴施壓,以征信宣傳向大眾傳播軟信息;六是對拒不還款客戶進行依法起訴,保全不良資產。

“雖然不良貸款清收很有難度,但是主要還是采取常規手段和法治的方式,和一些非正規機構沒法比,而且監管部門對我們有一定要求,不能亂來,比如我們有筆貸款逾期快10年了,還在清收中,”上述農商行人士稱。

另一位農商行人士認為,農商行不良貸款清收難還有諸多歷史原因,同時也與法治不夠健全有關,“不良的信用意識,淡簿的信用觀念,一度成為農商行不良資產產生的溫床,應該加強社會信用建設,并對有不良信用記錄的人采取行政干預。”

分享到:

繼續閱讀

基金收益排行

  • 基金名稱
  • 近一個月收益
  • 最新凈值
在線營銷
live chat
老时时彩手机走势图